sociopath

I'm just curious,is it serious?

【兔敏】Rabbit Kiss

  AO3上看到的一篇文,cp是兔妈/凤敏,很喜欢所以试着翻译了一下,有点吃力,凑合着看吧(ni)
  《Rabbit Kiss》
  在煤塔的顶端,凤敏透过开着的窗子看着大卫死了。好吧,他还没死,但是她知道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所以一旦他被挂在钩子上就死定了。
  女猎手的身影高耸在他的头顶上,又高又暗,当她把斧头拔出大卫的肩胛骨时,她几乎听见血肉与斧刃绞在一起的声音。这是一个迅速而坚实的打击,女猎手必须踩在他身上,才能把斧头拔出来。她这样做的时候,大卫发出了一个可怜的声音,而她只是在笑。凤敏从这里都能闻到血的味道。
  然而,猎手还没有扛起他。相反,她环顾四周,在树后嗅着,向黑暗的周围窥视:妮娅之前找到了一支手电筒,她一直在尽她最大的努力去救所有被砍倒的人。这惹怒了女猎手,她现在不想失去这个猎物。只剩下一台发电机了,而所有幸存者都还活着。
  在凤敏身后,杰克正在试图从发电机上取得一些进展。从声音上看,他已经快完成了。她之前是在帮助他一起修,但一听到远远飘来的摇篮曲,她想确保猎人不会上楼去阻止他们。
  但她没有,因为她专注于大卫和尼娅的动向,这意味着他们暂时还算安全。现在凤敏想看看尼娅是否会从她手上再次救下大卫,但从这一次猎手是多么坚决的样子来看,她可能救不了他。
  猎手回到濒死的大卫旁边,视线突然转向煤塔,凤敏被吓了一跳:如果她听到发电机的工作,她会抛弃大卫去楼上检查吗?如果是的话,凤敏觉得她可以下来帮大卫,希望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恢复。猎人在她旁边的窗户外掠过,从下面传出一声痛苦的叫喊:妮娅一直躲在障碍物后面,而猎人猜到了。凤敏听着妮娅迅速跑开的脚步声,喘了口气。
  这下大卫彻底没救了
  除非
  凤敏有了个主意
  一个绝对可怕,愚蠢,烂到不能再烂的主意。很可能行不通,而且她可能会落得跟大卫一样的下场,但是凤敏在这里的生活很无聊,所以这将是一个很好的营火故事不是吗?
  当猎人把尼娅的血从斧头上抹去时,凤敏站了起来,两根手指放进嘴里大声地吹着口哨。
  猎人抬起头,同时凤敏从灯塔跳下,笨拙地掉落在猎人身上。由于猎人又高又宽,而凤敏又矮又小,所以当凤敏落在她身上时猎人的身体只是微微晃动,凤敏趁机用手臂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脖子。猎人显然是措手不及,一只手放开她的斧头,另一只手伸向凤敏的腰部。凤敏搂住猎人的脖子作为支撑,拉起身子亲吻了猎人。
  这个吻无疑是惊慌失措的,她只是吻在女猎手伤痕累累的嘴唇的一角,在她灰白的脸颊上。她的皮肤又粗糙又脏,凤敏甚至能尝到皮肤上的鲜血味道。躺在地上的大卫看傻了,叫道:“What the fxxk??”
  嗡嗡的摇篮曲停止了,连杰克修发电机的动作也停止了。大家都猝不及防。
  这个吻只持续了几秒钟,凤敏用一种夸张的“mua”的声音结束了吻,对着猎人笑得灿烂。
  猎人盯着凤敏,凤敏腰上结实的手臂使她保持着眼睛跟猎人对视的高度。天啊,她死定了。
  但是她没有,因为猎人突然笑了,露出被血染脏的牙齿,用凤敏听不懂的语言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女猎手紧紧地搂住凤敏,兴高采烈地回吻着她。
  血腥味充满了嘴唇,这是一个野蛮的吻,带着天真的笨拙。凤敏突然感到头晕,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涌到她的头上,她的脚趾都麻木了。
  在来到这里之前,凤敏有过很多次的接吻经历。男人和女人都有,大多都是在喝醉的情况下。
  这一次不同于以往喝醉时的任何一次,让她想起她九岁时与一位老邻居的初吻。她的年龄和凤敏差不多大,头发总是被一些漂亮的黄色小玩意绑在一起,这是一种廉价的塑料,她很可能是从一台硬币机里赢来的,她就住在凤敏的隔壁。那个吻简单而缺乏技巧,犹豫了三秒钟。冯记不起她的名字了。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很久,她想。但是当猎手的唇离开时,杰克把最后一台发电机修好了,突然,她的思绪回到现实中,在清冷的月光下,几英尺外的草地上躺着一个垂死的大卫,在寒冷的雾中挣扎,一旁的妮娅正拉着他站起来。
  猎人将拇指起她的嘴唇,轻轻地抚摸了一会儿,然后毫不客气地把凤敏扔到地上。
  她捡起地上的斧头,嗡嗡的摇篮曲声又开始了。
  一瘸一拐的大卫和尼娅向相反的方向散开,就像斧头在他们之间划开一样。猎手并没有感到不安,她在专注地追踪大卫,准备重新开始另一场追逐。
  凤敏在地上瘫坐着。她的脸开始发烫,在寒冷而死气沉沉的空气中,她的脸就像点燃的火炉。
  抬头一看,她看见杰克蹲在窗边,俯视着她,背着光看不出任何表情。当摇篮曲的声音飘远时,他们依然默不作声。
  “所以,”尼娅突然出现在冯的旁边:“婚礼是什么时候?”
  凤敏倒在地上呻吟了两声。
 

无授权翻译,所以过两天可能会删。

Her Lover(Rhiannon)
Rhiannon rings like a bell through the night
她声如如铜铃穿透黑夜的迷障。
And wouldn't you love to love her
尘世下谁也迷醉于她。
Now here you go again you say
夜幕下你独自呢喃
Who will be her lover
谁将是她裙下之臣
It's only right that you should
以唯一的归属来衡量
Play the way you feel it
去追随本心寻求快乐
Cause all your life you've never seen
因你穷其一生也不会遇见
A woman taken by the wind
那于风中消散的灵魂
Like a heartbeat drives you mad
心跳使你疯狂
When dreams unwind loves a state mind
当梦境铺展心境从未如此透彻
What you lost and what you had
你所失去的和你所赢获得的
Were taken by taken by the sky
最终都将消散于风中
Thunder only happens when it's raining
雷暴只在雨夜中低鸣
Players only love you when they're playing
玩弄者只在玩弄时爱你
Say women they will come and they will go
莫要抓住妄图她们飘渺的身影。
When the rain washes you clean you'll know
灵魂将会在暴雨中获得洗涤
那时你将会知晓
She is like a cat in the dark
她是暗夜中的灵媚
And then she is the darkness
她是黑暗绮丽的主宰。
In the stillness of remembering
沉寂在回忆的悬河
When the sky was starless
当天空暗月星冷
It's only me who wants to see
红尘俗世下除我再无他人
Your crystal visions
愿看见你眼中盛放星光
You say you want your freedom
你说自由是最终归宿
But would you stay if she promised you heaven
你是否愿意为她承诺的天堂而割舍
Like a heartbeat drives you mad
心跳操纵你的快感
When dreams unwind loves a state mind
当梦境铺展 心境从未如此透彻
What you lost and what you had
你所失去的和你所赢获的
Were taken by taken by the sky
最终都将在苍穹下消散
Thunder only happens when it's raining
雷暴只在雨夜中低鸣
Players only love you when they're playing
厄洛斯们只在颓糜中获得欢愉
Say women they will come and they will go
莫要妄图抓住她们飘渺的身影
When the rain washes you clean you'll know
灵魂将在暴雨中获得洗涤
那时你将会知晓

Grimoire:

*打个广告XD

*奇异人生角色概念T恤开放预售!预售开始时间为5.1晚上8:00,预售前10名赠送徽章两枚!
*画师 @兔小柠_Not  模特微博@敢吃了我吗 
*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8284.0.0.41691debR8dUj8&id=568823074044
*参与微博@劳拉克劳馥部疼转发抽奖!抽一人送黑色T恤一件,再抽一人送Chloe同款纹身贴一张,以及穿此T恤参加七月魔都百合only的PLISD患者,可在摊位上免费领取奇异人生相关海报一张。
*扩散感谢~!!!
↓看我们的Chloe美吗↓
欢迎来只Max进行配对,最好有个全员(不)

同时有max同款T恤,有需要可加入购物车一起购买~

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7092.0.0.1b411deblNqPcj&id=568639504625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卡罗尔|总有一个人,你会为之神魂颠倒

KK说不行:

wooooow @sociopath


長和:







天性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与生俱来且难以被轻易抹去




是最能启动你的欲望和冲动的




否认自己天性的人是自我背叛




侮辱他人天性便是可耻的戕害




自由而率性的人从不压抑自己的天性




当我们可以选择自由和幸福的时候




为什么一定要逼迫自己靠近桎梏与痛苦?




人人想要随心所欲,却毫无勇气








在50年代的美国,同性恋是一种病,同志酒吧是曼哈顿某处的暗门。想去这些酒吧的人会先在最接近该地点的地铁站前一站或者是后一站下车。这个群体获得幸福结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割腕、跳水自杀成了他们难以改写的命运,他们必须为自己的离经叛道付出代价。电影原著小说《盐的代价》诞生在这样一个时代,成了那个时代美国同志的圣经,释放天性不是一种罪恶。




《卡罗尔》在现在这个思想开放、开明的时代上演,已经无法惊起《盐的代价》出版时的骇浪了,但不妨碍它成为一个随心所欲、欲望鲜明的故事。





Therese和一个普普通通的男朋友拥有一段乏善可陈的恋爱。男朋友把“我睡过5个女人,但我只向你求了婚”当做对Therese的褒奖。50年代的美国处于经济盛世,一个男人轻轻松松可以养活一家人,所以那时的美国女性大多被关在了家里,过起了丧失灵魂的“傻白甜”生活。在大环境下。她们缺少自我的使命感,不懂得争取。Therese即使不满足于只当一个商场娃娃部门的售货员,渴望当一个摄影师,却连自己的作品集都懒得整理,当有人愿意介绍她进纽约时报工作时,她显得非常犹豫。





一开始Therese娃娃部门售货员的身份隐射着50年代美国女性被禁锢、被压抑的状态,她们很美但是只能任人摆布,需要被照顾,只能等待被人领走,无法做出自主选择。但是比起人人都觉得可爱的娃娃,Therese更喜欢玩具火车,快速地在轨道上行驶着,想要冲出轨道却不得。她很厌烦这种被束缚的状态,渴望自由,渴望掌握自己人生的主导权,然而她没有足够的勇气。只能在小事上进行反抗,过过瘾。比如圣诞节她故意不戴商场分发的圣诞帽子,她对形式主义嗤之以鼻,但是当被管理人员发现时,她便不情不愿地戴上了。极度渴望和无力懦弱折磨着她,让她整个人显得有点儿颓废、神经质。





Therese和carol在商场中,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看见对方时,她们直勾勾地注视着对方,眼神仿佛着火了一般,炙热感蔓延全身。Therese是被Carol的美惊艳以致呆滞,小女孩儿都幻想过自己要成为自信、优雅的女人,Carol就是她向往的模样。Carol是个贵族太太,时常和丈夫参加派对,她知道如何展现自己的美,并把握尺度,美得不轻佻,美得得体。但是商场里没有派对,脱离了丈夫和派对的束缚,她对Therese展现出的美,给人感觉非常强势和嚣张,有侵略性,每一抬眼、每一回眸,以及最后离开时的那句“我喜欢你的帽子”都给人故意撩拨之感。遗落在柜台的手套更像是她故意为之,是对Therese的试探。





Therese很少回应男友理查德的调情,对他提出的出游计划表现敷衍,这段感情里她很冷漠,完全不投入,但却对Carol展现出了少有的主动。她把手套寄给了Carol,想要和Carol再有交往。这时的她有些忐忑,却真正有了女孩子恋爱时扭捏、期待的样子。





Carol在吃饭时念Therese的全名“Therese Belivet”时,让我想起了《洛丽塔》中 Humbert中念“Lolita”,充满赤裸的爱与欲望,是渴望占有。





当Carol问Therese:“你想要嫁给理查德吗?”Therese自嘲道:“我连午餐要吃什么都没有想好。”之后她的眼神中很快浮现出了落寞,无论嫁给谁,都只是这个笼子和那个笼子的区别,之后每日思考为丈夫做饭、洗衣、养育子女。而连午餐问题都解决不好的她,又什么资格去思考婚姻呢?这简短的对话映射出了50年代美国女性的婚姻大多是无爱,真正的情感是难以追求的。这个敏感而无力的话题让她们陷入了长久的沉默。Carol外表光鲜亮丽,却被关进了大房子里,她听着餐馆里嘈杂的声响,这生活的声响和生命的波动让她难以再伪装高贵与幸福。





Therese喜欢摄影,却很少拍人像,因为那让她觉得这会打扰别人的隐私。但是Carol 让她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相机,想捕捉下Carol 每一次撩发时,阳光透露发丝的间隙洒落下的温柔。她想了解carol 的一切,想要记住Carol的每一面。即使她变成了盲人,也能通过轻抚照片的颗粒感感受到她皮肤的温暖。即使她有一天成了哑巴,照片的会成为最炽热的情话。





当时的Carol和harge正在协议离婚,争夺女儿的抚养权,Theresa的存在可能会让Carol在和丈夫的离婚博弈中满盘皆输。并且Theresa太过年轻,她真的能抵抗得住时代大环境的压力吗?当Alib问Carol她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Carol回答她:我不明白,我从未明白过。她在嘲笑那个保守、僵化的时代,用一意孤行逆流而去,由着天性去爱,去亲吻。





她们在滑铁卢经历了美好的一夜,Therese用着carol的化妆品,涂上一样的口红,擦上Carol的香水,她努力要变得和她一样,充满魅力,她想和她合二为一。她嗅着她脖间的香水味,贪婪地看着她的睡颜,舍不得就此阖眼,仿佛在确认一切的真实性。





之后剧情急转。Harge派来的私家侦探掌握了Carol与女人相爱的证据。这让Carol几乎崩溃,所有的优雅、端庄顷刻丧失,因为这意味着Carol她将失去女儿的抚养权,而她无力反抗。Therese第一次看见了Carol的脆弱与无助,一直以来Carol 都没有把自己面对的压力和危险展现给她,即使现在Carol也强压着心里的恐惧与无助。她觉得自己只顾沉迷在Carol的深情里,只享受爱,却对周遭的危险一无所知。她其实一直没有主动地去思考过,在男权社会里要一个女人要如何追求自由,一个女同志要对面多少的折磨,会有多生不如死。





而Carol只是轻轻抚摸着Therese的脸颊,她接受她心甘情愿给予的一切。Carol从没因Therese的存在而懊恼,因为Therese只给了她爱,那些痛苦和罪名不是Therese给的。怎么能因为外界的伤害,就懦弱地去怪罪自己爱的人,把她变成罪魁祸首呢?





窗外上落满了细雨,隔着车窗看她们,是模糊的、斑驳的,充满着破碎感。懊恼下的Therese突然觉得要是这辆车突然失灵就好了,让一声轰响解决所有的问题。死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的。








第二天Therese醒来时Carol已经走了,只留下了一封信。




我最亲爱的:




这一切都不是意外。他总会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时间万事,百转千回,终回原点。我们要庆幸它现在就发生了,而不是拖得更久。




你会认为另外这么说很残忍,但我无法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解释。请不要生气,当我告诉你,因为你年轻,所以你会寻求解释和办法,但是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当那天到来时,我希望你能想象我会在那里迎接你。




我们的生活将在那里延伸交汇,如同永恒的日出。但是在那之前,我们之间不能有任何联系。我需要做很多事情,而你,我亲爱的,你需要做的更多。请相信,为了让你快乐,我愿意做任何事,而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你走。





Carol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要承担和负责的东西要比Therese多得多。她要忍受去看心理医生,让别人把自己的天性当成精神病去治疗。当Therese打来电话时,她只能克制自己,要用全身的力量才能逼迫自己一句话都不说,用颤抖的手指挂断电话。而Therese在她挂断电话之后,不停地重复着“我想你”。这时给人感觉她们之间的距离那么远又那么近,旁观的人会不自主地沉浸在她们的克制和悲伤里。





分开的日子里,Carol习惯了在车水马龙之间搜索Therese的身影,她以为自己只要远远看她一眼就会知足。而当Therese穿着红衣出现在她的视线时,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街角。那一刻她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压抑之中,神色衰败,仿佛整个人都坍塌了。她把这段时间里的伪装全部拆解了。没有爱情就像没有盐的肉,为了这份爱,她愿意付出失去女儿抚养权的代价。





在和harge的谈判中,她毫不否认自己对Therese的感情,也从没有后悔过。她从不为自己喜欢女人感到可耻。她颤抖的语气却十分强硬,面对着3个男人毫不犹豫地承认自己的天性。





再次见面时,Therese已经入职时代周刊,Carol也已离婚走出了牢笼般的大房子,成为了一个家具买手。她们渐渐掌握了人生的主权,可以独立地生活,选择自己真正爱的人。电影的最后一幕是Therese一步一步慢慢地、坚定地走向Carol。这里会让人想起她们第一次见面时,Carol走向Therese,那时Carol的步伐是轻快的。让人很明显地能感受到结局的重量感,Therese经历了迷恋、深情、折磨之后成长了,在爱情里沉淀为了一个更加成熟、独立的人,而carol的美不再如初见般那么凛冽,反而更加温柔和淡然。她们是彼此的灵魂,生命之光,欲望之火。





《卡罗尔》和《盐的代价》不能简单的归为同性电影和同性小说,更含有对女性成长的探讨。








能吸引你为之神魂颠倒的人




一定是能燃起你内心欲望的




这是天性,没有人能抵抗的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MzQ3MzQwOA==&mid=2247484764&idx=1&sn=074e339ad80216ad295836d779c47b5e&chksm=e81cff33df6b76258b1d7df4f1eab22402018a6b818cf91ba3b2b8796d4f5c2683f8ce24f947#rd




资源获取:关注公众号——長和之道(changhezhidao),发送“卡罗尔”即可。






  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叫《Farewell》,直到把游戏重温一遍后才想起:farewell有“永别”的意思。
  在真结局中,Max牺牲了Chloe,所以在真实的世界线中,Max去西雅图后就再也没能和Chloe相见。这也意味着,五年前Max一走,就是永别。
  官方已经说了,LIS2将围绕另一个故事展开,Max和Chloe的故事,就此结束。
  Farewell,for the last time.

我为什么被宽恕?

我想知道

你凭什么宽恕我?

我不知道

我凭什么被宽恕?

要活,我想活个明白。

要死,我也要死个清楚。

我究竟犯了哪条罪

稀里糊涂的走上了被告席

我不想得到一种无端的宣判

于是我举起了右手:请问法官我何罪之有?

法官:也许是莫须有。

荒唐,多么荒唐的宣判,

一纸空文,我竟变成了你的阶下囚。

然后,你假仁假义走出

向庄严的法庭提出了你的撤诉

我的上帝!你是多么的大度!

足以让我感激涕零,足以

让我在你脚下跪倒匍匐……

然后,有了异口同声地对你称赞

你是多么的高尚!法律在你的高尚面前

变得灰暗与渺小。

你是多么的伟岸!伟岸得令道德黯然失色!

多么虚伪的大度,却掩盖了你狰狞的牙齿

但无法遮掩住你长长的尾巴,因为

你的本性:吃人从来就不吐骨头。

你用你的宽容来容纳更多的猎物

满足你日益膨胀与贪婪的需求

你用你的慈善使更多的善良蒙羞。

于是,你不顾廉耻的

在法律与道德面前喋喋不休。

原来,身穿的长袍竟然是

伪君子的一块遮羞布。

——And Maxine Caulfield?Don't you forget about me.
——Never.

我希望我能醒来
可我的确醒着